TXT全集下载 | 书籍资料页| 上传书籍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上下控制速度)
选择背景色:
浏览字体:[ ]  
字体颜色: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
不依不饶_第8章

作者:欧阳糯米 大小:458K 类型:现代 时间:2018-09-21 09:19:27
        ,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不满地拉着母亲的衣服。清脆的童声传入夏婉青的耳内,同时也穿透了安城的心房。
         “请让我见见他。”
         男人如是说道,夏婉青再也忍不住了,痛哭出声,长久以来所有独自背负的孤独和痛苦在此刻酝酿发酵,终于爆发。
         “麻麻,麻麻,你怎么了,为什么哭了?”
         惊慌失措的沐天拼命摇晃着母亲的胳膊,夏婉青一把将儿子紧紧的搂在自己怀里。盼了太久,等了太久,心都快枯萎了,他终于承认了她,承认了他们的关系,承认了他们的孩子!
         “好,我们什么时候在哪见面?”
         短暂的沉默后,手机里发出一连串乱糟糟的声音,接着有个冰冷无情的声音回答了她:
         “后天,早上十点,在玉山路的亲子鉴定中心见。”
         夏婉青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:“顾阿姨……”
         “别叫我阿姨,我不管你是怎么勾引到我儿子的,问他他不肯说,你也没这个脸说吧?不过,要糊弄我们并不容易,你先想好了怎么圆谎。退一万步讲,就算沐天真的是我孙子,我也只认他,到死都不会承认你这种女人,你也休想进我们安家的门一步!!!”
         顾岚的话如万箭穿心般刺得夏婉青鲜血淋漓,活到现在,她就如同传说中的美人鱼一般,每向幸福走一步,脚下注定是刀割血染的痛。
         第82章
         通话被顾岚生生切断了,要想再听到安城的声音,看见他的脸,必须得等到后天。再次见到他的时候,她该怎么办呢?母亲说她疯了,她真的疯了吗?疯了一般地想念一个人,爱一个人,明知从开始就错了,除非爱情之火自己熄灭,谁又能主宰自己的心呢?
         可是,从头至尾都是她的独角戏,一厢情愿地爱着想着念着他,甚至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,就将自己的未来全部托付于他,或许又将是一场错误的开始?顾岚不认她,等鉴定结果出来,会夺走天天吗?没了天天她又怎么活下去呢?夏婉青瘫软在冰冷的地面上,搂紧了怀中的儿子。
         假如那时坚决抵御沐山的物质诱惑,违背母亲的意愿,会落到如今的地步吗?夏婉青垂下眼帘,很快否定了自己的假设,在浑浑噩噩地生活之前,贫困潦倒就会压弯她的意志,不会有比这更好的结局。
         “麻麻,麻麻!”沐天见妈妈不哭了,抱着自己发呆,不安的摇了摇夏婉青的双肩。
         听到儿子的声音,夏婉青呆滞的目光这才有了些微神采,心中颓然倍加伤感:人生如此匆匆,一切已然如此,既无法回头,也无法知道结局。
         “麻麻,外婆呢?”
         “天天想外婆啦?”
         “嗯,天都黑了,外婆还没回来。”
         夏婉青抬眸望向窗外,日落无声,夜幕已然低垂,万家灯火点亮了整座城市,可母亲还没有回来。不知为什么,心中有种忐忑不安的感觉,她开始拨打吴莹的手机号码,却始终无人接听。夏婉青怎么也不会想到,跟江律师见面后的吴莹一个人回到了她们十多年前租住的老宅。
         和记忆中的噩梦一模一样,破旧不堪狭小的街道,昏黄的灯光,低矮的屋檐,充斥着烂菜叶的馊味和油腻腻煎饼的香味,只要你敢停足不前,蚊子苍蝇就小强之流就会纷至沓来。
         吴莹掩了掩鼻子,继而又将手垂下,没走几步,掏出手机拍下其中的一间民房,这儿几乎没变,一切还和从前一样,粗陋的灰泥墙壁,油漆斑驳的铁门,八百年没有清洗的玻璃窗,要不是从前在这里住过,现在担心会被打回原形,她真想把这这里所有的房子都夷为平地,连同那些艰难的过往一起埋葬。
         脑海中闪现出沐宅的奢丽无端,吴莹不禁感叹世事无常,不遂人意。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,这是个简单的道理,真正体验之际那就是你最最倒霉的时候到了。报应是一回事,活着又是另外一回事,即使心甘情愿,没有哪个俗世凡人能真正承受日复一日的煎熬。
         所以,在那一刻,吴莹暗自决定,不惜一切,也要保住许光路的房子,那是她们最后的容身之所,是仅剩的能活得像人的地方。她开始盘算手上的存款和珠宝首饰,只要有她在,就不能允许她的外孙像她和女儿曾经那样地活着!
         读了三个睡前故事,方才将哭闹不休,嚷嚷着要找外婆的沐天哄睡着,夏婉青面带疲惫和忧色的走出儿童房,要不是多年的朝夕相处,深谙她妈的性子,恐怕此刻她已经按捺不住要报警了。
         忽然,玄关口响起钥匙转动的声音,夏婉青的心徒然松了下来,吴莹反身关上房门后,径直走入客厅。
         “妈,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知不知道我很担心?”夏婉青细细打量母亲的神态和举止,吴莹的表情出乎意料的淡定,和不久前气冲冲夺门而去的样子判若两人,不过脚上沾着泥水的高跟鞋却泄露了她此时的心绪。
         “你有没有安城的联系方式?”吴莹偏了偏头,隔绝了女儿关切的视线,直接问道。
         夏婉青本能的绷直了身体,戒备的看着自己的母亲:“你要干什么?”
         “干什么?”吴莹冷冷一笑,“从这房子里搬出去以后怎么办?我们积蓄还有多少?能租的起什么样的房子?你有想过吗?日子是一天天过的,不是小说,纸上写个几年后就能一笔带过去的!”
 1/14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下一页 尾页首页      目录      

你也许会感兴趣的